-

【苏靖】【转载】风雪夜归人(靖王重生,长篇)44

相思:


第四十四章

武英大殿梁帝寿辰仪典,金钟九响后梁帝拒绝了静妃的搀扶走到了王座之上,殿下众臣各怀心思,殿上人冷眼看着一切。
寿典进行的很顺利,歌舞礼乐,丝竹响鼓,可似乎又没那么顺利,因为大殿上始终有种很拘谨的氛围,虽然这种拘谨只要有天子在的地方就没有少过,可是今天却格外的让人不舒服。
歌舞停了下来,大殿一瞬间陷入了沉静,有人目光看向了坐在皇亲座位中低垂目光的笠阳公主的脸上,有的人目光追随着退下殿去的舞女,有的人茫然的看着气氛越发诡异的大殿,有人目光盯着自己面前的酒杯,而也有人冷眼看着大殿上的一切看着众人的表情,仿佛一切和他无关。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似乎又只有低头喝酒的一瞬间,长裙轻摆步入大殿中央的是眼露决绝的笠阳长公主。
“请陛下恕罪臣妹借此良机只是想在众位亲贵大人们面前代罪臣谢玉供呈欺君罔上、陷杀忠良的大逆之罪“笠阳长公主深吸口气”。惊扰陛下雅兴臣妹罪该万死但谢玉之罪实在霍霍滔天人神共愤臣妹实不敢瞒若不供呈于御前大白于天下只怕会引来上天之谴还请陛下圣明容臣妹详奏。”
大殿中本来茫然的人顿时吸了口凉气似乎预感到什么,大殿中本来紧盯酒杯双手在衣袖中握拳的人心中也是忐忑,而坐于王座的天子似乎成了最放松的那个“笠阳,你终究还是来了”.
……

……
皇帝寿典那天的事直到现在在百姓心中还是一件迷一样的存在,可是又何止是吃瓜路人,终是围观群众也是一头雾水,那天笠阳长公主说了什么,那天梁帝又说了什么。
所有人知道的只是梁帝寿典第二天内廷司正式下旨命纪王、言阙、叶士祯为主审官复查赤焰逆案。这桩曾经撼动了整个大梁的巨案,这桩由于强权和高压的威逼让当年队其怀抱疑问和同情的人都选择闭口忘记的巨案终于也随着夏江的供认和复审的深入梅岭惨案的细节一点一滴地被披露出来。
无论朝野还是民间悲愤之情都是越涨越高,而涉案的人即使被处理被判决也换不回那忠心守卫山河的七万英魂,也换不回一次次保家卫国最终死在自己人刀下的一位位将军,更换不回那个风骨天成温润如玉的皇长子。
所有人都知道其实还有个人,他才最应该为一切负责,可全天下却没有一人敢让他负责。
十月初四皇太子萧景琰率三名主审官入宫面君从早晨一直停留至黄昏方出。两日后内廷司便连传三道旨意。其一、宣布昭雪祁王、林燮及此案所牵连的文武官员共计三十一人的大逆罪名,并将冤情邸传各地;其二是下令迁宸妃、祁王及其嫡系子女入皇陵。并重建林氏宗祠。两人皆按位恢复例祭供飨。此案幸存者复爵复位加以赏赐。冤死者由礼部合议给予其家人加倍优厚的抚恤并定于十月二十。在太仪皇家寺院设灵坛道场由皇帝率百官亲临致祭以安亡魂;其三此案犯夏江、谢玉及从犯若干人判大逆罪。处以凌迟之刑。谢玉已死戮尸不详停究其九族除莅阳长公主告有功恩免三子外均株连。
这三道旨意的颁发似乎已然将赤焰案彻底昭雪,可那第四道。第五道圣旨颁布时,却是着实让人吃惊的。梁帝竟然亲自下了罪己诏,虽然此时的罪己诏不能挽回逝去的英魂,甚至有虚情假意作秀的成分,可是第五道圣旨又让人不禁……

…….
重新整修的林氏宗祠内,梅长苏跪在林氏一脉的牌位前,一脸凝重,不发一言。他相信,自己心中的万语千言父亲和母亲都能懂得。
背负了半辈子的冤案终于得以昭雪,赤焰英魂终于不用背负骂名不甘的徘徊在黄泉,他本该松口气的。可是……梅长苏握拳回想起那日大殿上的情景,预想中的剑拔弩张没有,预想中梁帝的滔天大怒没有,整个过程顺利的就如那梁帝是个被牵了线的木偶。
在夏江越狱在梁帝面前大闹一场后,当然梁帝对自己的不放心和咄咄逼人自己还历历在目,寿典之上梁帝看自己的眼神也似说明他知晓了自己就是他所忌惮的地狱里爬回复仇的恶魂。
一切进行的都太顺利了。
而梁帝所为无一不出乎着梅长苏的意料 ,最意外的竟是他真当梅长苏只是个客卿而已,在寿典上纵使是他犀利的问出那些一直埋藏于他心底的愤怒,纵使他当着那么多人面让梁帝难堪,梁帝也仅是....
"都说完了吧!"梁帝面无表情的坐在皇位上,纵然神情憔悴难掩病容可是眼中的犀利却是一层
那之后梁帝竟然是问道“太子有何想”然后后续竟真的是按太子所想所办,明面上看着是梁帝心中有愧,一切依照太子所想。可实际后世却不知要如何去猜测妄议太子。
“赤焰案已翻,你还是要继续当梅长苏”萧景琰在旁静静的看着梅长苏为林氏宗主一一磕头上香,直至暮色西沉梅长苏终于起身后,笑景琰才悠悠开口“不做回林殊吗?”
“林殊在天下人眼中早已葬在梅岭了”梅长苏从回忆中走出,似是在看无理取闹的的孩子般浅语“又何必再生事端呢”
“呵”萧景琰也浅笑起来“庭生都能光明正大的做回皇长孙,区区一个林殊难道就不能死里逃生吗?”
“区区林殊自是不能和皇长孙相比,可是殿下当是知晓的”梅长苏回首看了一眼被红布罩住的灵牌“林殊累了”
……
未变“还有人要附议吗?”
…….

……
“别看了,走吧”不分四季始终摇着扇子的蔺晨出声唤回梅长苏的目光。“你那竹马现在怎么说也是东宫太子,老皇帝又称病不理朝政,他忙些也是正常,你们又是见不到面了”
蔺晨百无聊赖的坐在马车上撑着腿,想来也是他倒霉,不过是偷吃了点吉婶刚出炉的糕点,竟是被赶来接这病秧子回家,也不是三岁小孩了,还能丢不成,还得用他堂堂琅琊阁少阁主来当跑题的。
看着梅长苏一副你不懂的样子,蔺晨撇嘴嫌弃的把食盒推了过去“既然不舍何不做回那林殊”
“你不懂”
“我不懂,笑话”蔺晨掀开食盒,里面赫然是一个还冒着热气的药罐,真当他堂堂琅琊阁主是闲的没事干了,如果不是这病痨鬼的身体不得不靠药汤时刻吊着,他何必得在吉婶把药刚熬好就一路轻功提着这食盒来这林家祭庙。“你若好好信我,听我这蒙古大夫的话,我让你剩下时间走遍大半个大梁游山玩水”
“终是余下的时间够我走遍大梁”梅长苏慢慢的将那即使在马车外也闻得出苦涩的药饮尽才缓缓开口“祁王遗腹子不死是大梁太子的义,而林殊不死……”梅长苏低眉浅笑摇头让自己声音不那么落寞“林殊不死……却是陷太子为不义……景琰的王者之路必须是光明坦荡的,他会成为人人称颂的好皇帝……而我”梅长苏语气坚定的说到“我不会让任何人成为他的污点.”
……

……
“让梁帝主动提出重审重判赤焰案,省去笠阳长公主在文武百官面前的请旨,避免梁帝被百官逼迫的难堪局面出现,既能为你那皇长兄和赤焰昭雪又让天下人看到梁帝悔改的诚意,保存了梁帝的面子,这样无非是维护梁帝那可怜的自尊和对你那父皇名誉伤害最小的办法,而你……"面目轮廓明显不是大梁血脉的人玩味的把玩手中匕首"而你萧景琰登基称王后,无论是史官还是后世评论,所有人都不会想到是你萧景琰早早把皇宫掌握在手里,下了禁军的牌子,逼着梁帝选择对他最有利的路,让他去在寿典上配合你演那出大戏”
“不过你的父皇可不领你的情呢,明明可以主动掌握局面的却非要让笠阳公主和群臣逼迫的局面闹得翻天才……”看着萧景琰淡定的喝着茶不理自己,韩非耸肩嘲讽“你看现在这赤焰案是翻了,可是天下人都知晓是你萧景琰做了什么,才让梁帝……”
"那又如何,你想说什么。我萧景琰本就是以子逼父,以臣谋君,"萧景琰放下茶杯,虽然茶杯精湛,可是里面余下的只是未饮尽的白水而已。“世人眼光也好,后世评价也罢。与吾何干.反而是你”萧景琰冷哼“难道你不怕本王让你的假死成真,让世人和后世都确定北燕宁王真的是英年早逝死在了山莽草寇手里”
“靖王……不……现在应该叫太子殿下了”韩非挑眉"宁王若是真的死了,太子殿下就不怕幸苦谋得的天下还未来得及皇袍加身,就成了故国太子吗"
“宁王是高看了自己,还是小瞧本王”
“韩某不才自是未敢小觑太子,不过正因为这样”一把匕首“嗖”的一声从韩非手里甩出划过萧景琰耳边牢牢的嵌进墙壁“所以我们之间的较量还是拖一拖吧”
匕首飞来直至插入耳后墙壁都没动作的萧景琰在韩非大摇大摆的走出内堂才有了动作,只见萧景琰拔出匕首用旁边的绢布包好递给被韩非的目光吓的三分抖却强作镇定不露怯的孩子手中。
“殿下,您真要和他联手吗?”
“庭生都拜过皇长兄进过宗庙了,还是不肯改口吗?”
“殿……”庭生看着萧景琰期望的目光咽了咽口水嗫嚅“皇……皇叔”
看见庭生改了口,萧景琰欣慰的拍了拍庭生的肩膀“庭生可是觉得韩非此人阴险毒辣,不是善类,又是外邦人,所以不可信”
“恩”庭生点头,从见韩非第一面,庭生就觉得那人看自己的目光很不舒服,最近帮着殿下,不,是帮自己皇叔分担政务。接触到更多的事情,庭生越发觉得韩非此人是个大麻烦。“皇叔您经常教导我和十一要以诚待人,识人善用,可是和那个北燕王爷在一起和与虎谋皮又有何区别”
“以诚待人是君子之道,交的是朋友,识人善用辩的是才干能力和人心,而与虎谋皮”萧景琰伸手整理着庭生耳边逃出发簪的碎发“庭生你记住,有时当你处在这个位置上,若想避开一些大麻烦就不得不招惹些别的麻烦,而若能解决大麻烦与虎谋皮又何妨…….又何况谋皮的双方都是虎呢”
"庭生愚钝”庭生摇头一脸雾水的看向萧景琰“皇叔,我还是不明白 为什么一定要和他合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找苏先生不行吗?苏先生那么聪明,他还是麒麟才子,而且他又是皇苏的谋士和朋友,他一定能解决的"
萧景琰帮着庭生整理碎发的手一顿,落在了庭生的肩膀上按了按“庭生,现在不懂没关系,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TBC